富沃多
和创业者一起成长

【王维红保险事件处理结果】

45岁的甘肃火锅店老板王维红驾车坠入水库,生前投有平安人寿保险,王维红的妻子焦小云要求保险公司按照合同约定,赔付2400万元。但是,平安保险拒绝理赔,也拒绝退还保险费。巨额保费之争背后,王维红死因也变得扑朔迷离。

2016年7月18日,焦小云向甘肃省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中国平安人身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庆阳中心支公司,请求判令平安保险赔付2400万元保费并支付保险金的利息。一审败诉后,焦小云上诉,2018年3月,甘肃省高级法院将案件发回重审。2018年8月29日上午9时,该案在庆阳市中院重审开庭。

界面新闻记者得到的一审判决书显示,庆阳市中院认为,2015年10月,平安保险庆阳支公司与王维红签订保险合同,王维红先后投保保额300万元的主险平安福和10万元的百万任我行。2016年3月,王维红自驾坠入道路坎下水库身亡,身故保险金受益人焦小云申请理赔,平安保险庆阳支公司作出处理决定:不予退还保费,不承担理赔责任,理由是:“因本次事故属于条款约定的责任免除情形,以及投保人在投保时故意未向本公司如实告知,严重影响了本公司的承保决定,故解除保险合同,同时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

庆阳市中院认为,根据文县公安局制作的王维红死亡事故调查报告,王维红驾车坠入水库系自主意识支配下完成,不属于交通事故,因为保险公司的理赔条件不成就,故庆阳中院驳回了焦小云的诉讼请求。

焦小云不服庆阳市中院作出的一审判决。焦小云认为,丈夫王维红不是自杀,是交通事故意外身亡,保险公司应当理赔。她的依据是,车辆打捞上来后发现,车的主驾驶位置旁边的车窗玻璃是打开的。这说明,落水后,王维红试图打开车窗逃生。并且,王维红的腿上有很多淤泥,说明他曾在水底挣扎,向上攀登。

焦小云另提供的材料显示,2016年3月17日,文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尸体处理通知书”,称“王维红因交通事故死亡,尸体已经检验”。但是,2016年5月4日,文县公安局又出具《不予处理决定书》表示,王维红坠入水库一案不属于交通事故。

焦小云认为,两份材料对死因的定性前后不一,文县公安机关在侦查王维红死亡案件中,存在侦查程序违法,委托鉴定不慎重,重要证人笔录有瑕疵等问题。

一审判决中,庆阳市中院认为,在无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情况下,文县公安局的《不予受理决定书》应当作为定案依据,由此支持王维红的死因不属于交通事故。

除了对王维红死因的争议,平安保险拒赔的理由还有,王维红涉嫌酒驾,未如实告知在其他保险公司投保的事实、未如实告知年收入及负债情况,驾驶车辆的营运性质不在涉案保险合同的保障范围内等。

事故发生后,陇南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对王维红的血液进行送检,鉴定结果是酒驾。焦小云不服,与交警大队、保险公司人员一同携带血液样本去往上海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2016年3月28日,检验结果显示:“所送检血液中未检出乙醇、吗啡、杜冷丁、氯胺酮和甲基苯丙胺等苯丙胺类兴奋剂成分。”

至于平安保险拒赔的其他理由,一审法院均未予认定。

一审期间,法院曾以此案涉嫌刑事案件为由停止审理,转为刑事立案侦查。后来,庆阳市公安局于2017年6月27日回复庆阳市中级法院,称“经反复调查核实,仍无法证实该案当事人涉嫌保险诈骗罪。”于是,庆阳市中院恢复审理。

根据新京报报道,该案在审理期间,法官曾主持调解,焦小云的条件是必须赔付2400万元,可以放弃从2016年4月17日至判决执行之日期间的利息。保险公司提出最多付一千万,双方都不同意,和解不能达成。

焦小云方面一审败诉后,律师和焦小云偶然发现,一审法院主审法官张治辉的妻子在平安保险庆阳分公司工作,本应当自行回避却未回避。2018年3月30日,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一审存在审判人员应当回避的情形,未回避可能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并发回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2018年8月29日上午9时,该案在庆阳市中院重审开庭。法庭的辩论焦点是,一是本案涉及的保险法如实告知义务的履行如何认定,二是如何采信文县公安局315事故调查报告的分析意见,三是王维红的身故应当如何定性,四是平安保险庆阳分公司是否承担理赔责任。

焦小云一方要求,依据保险法的相关规定及保险合同的相关约定,请求法庭判令平安保险庆阳分公司支付保险金2400万元以及利息,并承担案件的诉讼费用。

焦小云的代理律师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次的庭审,他们补充了一份新证据,是来自国家级司法鉴定机构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的对王维红死亡事故的《专家意见书》。《专家意见书》得出的结论是,王维红坠亡一案的事故分析报告书的现场勘查分析部分,不能认定驾驶人存在主观故意。

法庭上,被告保险公司答辩称,不同意支付保险金2400万元以及以保险金为基数利息的诉讼请求,请求法院查明案件事实后予以驳回。保险公司的理由仍然是,依据文县公安局出具的《不予处理决定书》和事故调查报告,王维红系自杀身亡。根据合同约定,投保后两年内自杀所造成的死亡结果,保险人不承担责任。保险公司还认为,王维红购买大规模保险,有骗保的嫌疑。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当出现拒赔的情形和免责的理由时,保险公司可以进行拒赔,这是保险公司行使合同约定的权力,并不是违约。

焦小云的代理律师刘长说,今年5月份,已经对文县公安局出具的《不予处理决定书》和事故调查报告提出举报和控告,本案现有证据,不能证明王维红系自杀。对于原先鉴定王维红酒驾的鉴定机构,焦小云一方也已提出控告。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29日开庭持续了一天,双方经过了充分的庭审质证和法庭辩论。最后,法官宣布,该案择日宣判。由于双方同意以调解的方式解决,法官当庭表示,审判之前如果双方达成一致,可告知法庭。

界面新闻记者试图联系平安保险庆阳分公司了解更多情况,公司行政人员称,不予发表意见,将等待审判结果。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fowodo.com/63901.html